内外交困:Uber老司机翻车 无人驾驶部门的内战

进入2017年,Uber就坏消息不断,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,恰如其分。

文/易北辰频道    Jared

进入2017年,Uber就坏消息不断,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,恰如其分。先是陷入人事丑闻和专利危机中,现在无人驾驶方面再出意外,导致该公司已经暂停了自动驾驶车队的试验,而且短期内恐难以重启。

载有乘客的Uber无人车发生严重撞车

据外媒消息,Uber无人驾驶的这起车祸发生在亚利桑那州Tempe,事发时间为下午六点半左右。据当地警方介绍说,当时Uber的一辆自动驾驶SUV在十字路口附近,而另外一辆汽车并没有按照规定让行,导致车祸发生,这次事故的责任方并非Uber。

尽管警方为Uber没有过错背书,但Uber方面依然表示,公司正在调查事故原因,在事故未水落石出前,公司决定暂停Uber在亚利桑那州、匹兹堡和旧金山的自动驾驶汽车试点项目。

其实,Uber暂停该项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,否则照片经媒体不断传播,谁出行还敢叫Uber自动驾驶汽车?

无人驾驶部门陷入“小型内战”引发离职潮

然而对于Uber最近的人事动荡而言,这次车祸的影响也根本无法相比。据了解,就在Uber公司自动驾驶汽车发生本起事故的前几天,该公司总裁杰夫·琼斯( Jeff Jones)宣辞职,距离其加入该公司还不到一年,他也是最近数月Uber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相继离职中的最新一位。

据消息人士称,离职潮及衍生问题可追溯到Uber收购Otto之时。作为收购协议的一部分,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(Travis Kalanick)任命其Ott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安东尼·莱万多斯基(Anthony Levandowski)负责管理整个无人驾驶汽车部门。

外媒Re/code对Uber无人驾驶汽车部门多位前员工和现任员工进行采访发现,许多人认为这个部门正处于技术停滞状态,内部关系紧张,特别是执行高管之间这种现象更为险种。另一方面,Otto加盟人员与ATG部门之间因为发展理念不合,前者希望能够成立独立子公司,后者则希望在未来运输行业中巩固公司的地位,因此爆发了“小型内战”,进而导致了关键人才离职潮。自从2016年11月份以来,至少有20名工程师离开公司。

对此,Uber方面回应,对于到2017年1月份成立刚刚2年的部门(ATG)来说,出现这种程度的人员流动是很正常的,特别是该公司近来刚刚派发了员工奖金。然而,从2016年11月开始,陆续有员工辞职。Uber发言人称,与整个公司相比,ATG部门辞职人员比例更低。而且从2017年开始,该部门招募人员的数量远超过离职者数量。

紧急召开高管会议寻求对策

卡兰尼克不仅正在紧急寻找COO的潜在候选人,以帮助其解决混乱的管理问题。他还召集了匹兹堡和旧金山的Uber无人驾驶汽车团队负责人举行了一次高管会面。尽管这已经不是高管首次会面,但消息人士称,此次峰会旨在解决无人驾驶汽车部门领导层混乱、技术进步缓慢以及方向不够明确等问题。

参加此次无人驾驶汽车部门峰会的与会人员包括新老工程师,其中许多人是Uber从卡内基-梅隆大学挖来的“老人”,有些则是Uber于2016年收购无人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时加盟的新人。卡内基-梅隆大学的机器人专家、匹兹堡“先进技术团队”(ATG)负责人大卫·史泰格(David Stager)、Otto联合创始人利奥尔·罗恩(Lior Ron)与唐·伯内特(Don Burnette)以及其他至少50人参加了此次会议。

一次高管会议暂时还解决不了Uber面临的窘境。况且除了内部问题,Uber还面临着更多的外部竞争,由于无人驾驶已经成为汽车圈的一个热词,除了谷歌、特斯拉等境外科技企业,中国的乐视、百度等互联网企业也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,百度还提出了2018年量产的目标。

虽然从目前来看,很大程度上,汽车厂商推无人驾驶更多是为了宣扬自家品牌的科技感,离真正的实际应用还有不小的距离。但是无人驾驶的大趋势不会改变,Uber面临的问题,不仅会导致自己掉队,更会让公众对于无人驾驶的信任大幅降低。

无论如何,卡兰尼克都要尽快找一位能够大刀阔斧改变公司风气的COO来应对这场灾难,否则极可能无法兑现他于去年8月许下的承诺: “我们已清楚地看到,山景城的朋友们(谷歌)正在进入汽车共享领域,我们必须研发自动驾驶汽车,如果对方铺开的驾乘共享网络比Uber价廉质优,我们将一败涂地。”甚至,真的可能像他自己所说的“一败涂地”。

微信公众号:易北辰)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